死 亡 化 學

我吸進一隻蒼蠅。那時我真的感覺到它通過喉嚨時的嗡嗡作響。

住家附近大溝渠邊,仍舊有些上游排放而來的五味雜陳。我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詞來解說 —這條匯集乾淨泉水卻又混雜各種牲畜糞便、內臟、甚至毛皮....的大水溝。

我和,『 他 』有許多傳說。

我 不想像大部分文學、美學家那樣,總用『 母親 』的包容來概說這樣一種地面現象。所以,我用了 『 他 』....或許是男性。因為他赤條條的裸露『難看』和『 現實 』,片光我所有的童年冒險活動上。浮萍綴滿軀體旁,陽光暖化了惡臭的銳利....顯得那麼油 亮。我仍舊喜歡蹲往樹叢、溝槽邊....端詳些平時看不到的景象,無利用價值的內臟....沒有干係的毛皮、脫軌玩具、過期泡麵....它們是上游的養鴨 場....徐徐過來的廢棄,用一種極度安詳的姿態,柔和倒在水邊。

我家附近都是豬圈,關於這種『 風景 』稀鬆平常。記得小時候,班上同學喜 歡嘲笑我身上的味道,他們總說︰『 妳好臭。 』即使我媽很盡責認真的搓揉過每一件制服,他們仍舊判定我,就是有洗不掉的臭味。腐氣,足夠分離它的表皮和內 裡....鼓脹的囊狀,卻在黏膩的陽光下,讓它透的像一層日本薄米紙。

你一定看過羊皮筏,它就跟那差不多彭彭鼓脹。晶透,表皮下 滿坑扭 動的榖粒,簡直瘋狂。它們是未成年的蒼蠅,昆蟲學家給它們起了另外一個名字。『 蛆 』這個字眼 的確不雅。蒼蠅在腐體上進出『 要道 』產卵︰眼睛、嘴巴、暴露 傷口、生殖器官。那些曬太陽悠閒的『 人們 』,早已死亡。它們是『 被迫 』捐贈的遺體,以其緘默愉悅的姿態,懶懶的攤軟在陽光下。

腐爛中的氣味難以見諸文字。

正如倫敦大學病理解剖學前任講師 W.E.D Evans 在他一九六三年的 The Chemistry of Death 所言︰

皮 膚和頭髮頃刻間燒炙,焦黑,凋委。肌肉蛋白質的熱凝結效應此時開始顯著,使得肌肉逐漸萎縮,還有大腿持續岔開,伴隨著逐漸形成的四肢彎曲。偶爾在皮膚和腹 部肌肉焦黑和分裂前,腹部會腫脹起來;這是因為蒸氣行程和腹部內容物的氣體擴充使然。軟組織的破壞逐漸暴露部分骨骸。骨頭很快就喪失所有覆蓋物,接著肢體 的骨頭外露....腹部器官燃燒緩慢,肺部尤甚費時....






.化學 張力

直 到星期五,我們終於決定要做所謂的喚醒實驗....然而真正發生的事情,令人始料未及。我一面聽著不是從他的嘴唇,而是從舌頭發出來『 死了!!死了!! 』的聲音,一面用催眠術的方法撫摸著他的身體。突然間,他的身體....在一分鐘內,甚至更短的時間....變小,無力的在我的手下完全腐爛....大家 眼看到的是,床上躺著一個腐敗令人作嘔、幾乎成為液體的肉塊 (愛倫坡.屍變 The Facts in the Case of M.Valdemar)

觀看痛苦,是一種寄予同情 但又情感疏離的策略。

綠 野仙蹤 (The Wizard of Oz)是每個小孩必讀的經典,其中瑪格麗特˙漢彌頓(Margaret Hamilton)的死亡場景 肉體就同一落崩解的冰塊....迅速駛著水的三態︰『 我溶化了 』『 我溶化了 』....。腐化,多少就像瑪格麗特溶化的慢速 版本。女人躺臥在她自己的肉身泥濘中。她的軀幹沉陷,器官銷聲匿跡 —都流洩到周圍的土地上了。

你們看,這不是一幅美麗的畫嗎?只是,它用時間在鋪陳張力,而詩性來自跳脫既知經驗的隱約電擊。

柯 爾(Hubert cole)的【外科所需一二事】(Things for the Surgeon)有段關於屍體偷竊的段落,寫到古博爵士曾將同事的名字畫在骨頭碎片上,強迫實驗室狗隻吞食,所以從被解剖的狗屍中取出骨頭時,由於字母周 圍骨頭以被胃酸侵蝕,同事的名字遂以『凹刻』出現。這些小玩意被當成禮物贈送,十足的死亡化學產品。

.時間軸分解

宛如JOJO冒險野郎裡的替身 —天堂之門 精采的年輪切面 某極端層面說來,的確是一種時間抽片的登峰造極....。

科 羅拉多大學,人類模擬中心 ( Center for Human Simulation ) 主導研發數位化的解剖教學。一九九三年,他們凍結了一具屍體,然後一次刮掉一公厘的橫切面,每一次皆以攝影留存影像,總共存了一千 八百七十一次。最後創造出螢幕上可操作的立體人像和所有的肢體器官,就好像是解剖外科學生的飛行模擬測試器一般。

蠕動一樣的顛癡 好似蛆 見著腐肉 執著跟緊,她說: 如果可以,我寧願活的是我,死的是你。因為,對死的那個來說,只不過是睡了場覺 而活著的那個,卻必須天天受苦。」這 句不陌生的對白,出現在原麗淇飾演的妻子正對著錄影機真情告白。在我們習慣判定這種愛癡為戀屍癖好者外,純粹也只對『 錯過的愛情 』感到哀傷。早期的肉身保存術,包括︰十七世紀義大利醫生賽家托的發明,他研發出一套將屍體變成石頭的方式;還有倫敦的醫學博士馬歇爾一八三九年出版的一 篇論文,內容敘述一種腐敗技術,必須先在身體表面以剪刀大量戳孔,在以醋洗刷身體。當然,黎明可沒讓慘忍的戳肉行為壯觀在愛情之前。

我吸進一隻蒼蠅

那時我真的感覺到它通過喉嚨時的嗡嗡作響

我和 他 有許多傳說

那些曬太陽悠閒的 人們 早已死亡

它們是 被迫 捐贈的遺體 以其緘默愉悅的姿態,懶懶的攤軟在陽光下

5 個意見:

2/11/2007 2:25 上午 , Blogger 賴火旺 提到...

 
我刻意將這種『 食物化學 』分割在這,雖然它也必須被建立在死亡之後....嚴格來說,我們只是用另種陌生方式在吃食人類這種動物,一種食物鍊成分....並非構成美學的因素。

在阿拉伯有七旬至八旬老人願意捐出遺體。『 原料』不吃任何食物,只沐浴和食用蜂蜜。一個月後期排泄物全是蜂蜜(尿液和糞便皆為蜂蜜),接著是死亡發生。他的同胞將遺體置放在裝滿蜂蜜的石棺中,在那,他將軟化。石棺上註明浸泡初始年月。一百年後開封。一種治療肢體斷裂或損傷的蜜餞成型。以上秘方出現在【本草綱目】中,李時珍謹慎的指出他無法確知人肉蜜餞故事的真實性。


李時珍說,他是引自《南村輟耕錄》的回回田地︰
1.
http://www.geocities.com/tokyo/harbor/9651/psibook0322.htm
2.
http://bbs.anjia.com/printpage.asp?BoardID=28&id=86722
3.
http://www.lulala.ca/tcm/mainpage/a-1.html


人藥的性別分別︰
http://www.100md.com/html/DirDu/2005/06/10/62/22/33.htm
 

 
2/11/2007 2:26 上午 , Blogger 賴火旺 提到...

 
只能說我是一個很無聊的人
都在想無用的事

 

 
2/11/2007 2:26 上午 , Blogger 賴火旺 提到...

 
基本上,死亡不是斷氣的那一刻,不是,在跨越生死的那一瞬間,而是在那之前,是漫長的退化過程,死亡是經年累月不斷延伸的衰老;當一個人還活著時,卻不再是他自己了,其偉大、其重要性在那一刻早成為過去式,卻要繼續洋裝他還在。(丹尼爾.凱曼,丈量世界 。)
 

 
7/18/2007 4:32 下午 , Blogger 賴火旺 提到...

 
他背部的襯衫破了一個大洞,露出底下的皮膚。一隻大海鷗正棲在他背上,一個勁兒地啄著底下那片可怕的爛肉。

牠的啄和一對爪子都深深陷進爛肉裡,血濺滿了牠那雪白的羽毛,但牠只顧著填飽牠的肚子。

船身漸漸朝我們的方向掉轉過來,讓我們愈發清楚地看見這幅駭人的情景。

此時,那隻海鷗正費力地將自己的頭從屍體裡抽出來。

有那麼一瞬間,牠先是吃驚地朝我們這邊望過來,接著便懶洋洋地從那具方才飽餐過的屍體抬起身來,朝我們甲板正上方飛了過來。

牠嘴裡啣著一片又黏又稠彷彿是肝臟的東西,就這樣在我們頭頂盤旋。

沒多久,那不祥的肉片啪的一聲恰好掉到帕卡的腳邊。|愛倫.坡 ︴皮姆歷險記|
 

 
2/28/2008 10:55 下午 , Blogger 賴火旺 提到...

 
在左馬鞍附近的多瑙河岸,躺著一個男人;一隻手臂、一邊的肩和頭在河岸的爛泥上,身體其他部位泡在及踝的水中。輕緩的波浪不斷搖動著他。他的嘴和眼睛張開,皮膚慘綠、腫脹,蒙上一層蠟似的薄膜,看起來幾乎像是一尊蠟像了。在水中那隻手的皮膚,已從肌肉上剝落,而且是整片剝落 有如一條成蛇蛻掉的皮,彷彿那只是依個透明的手套。

他的衣服被水浸濕,在水中顯得輕飄飄的。

這個男人的身體上相當熱鬧︰裸露的皮膚上,蒼蠅產了卵,第一批蛆已經破殼而出,自己也成了其他大型掠食者的食物,像是從陸地爬上這個人體小島來的螞蟻和甲蟲,和從蘆葦叢中游過來的青蛙。想要避開這些肉食動物的蛆,便逃到衣服的縐褶間,躲在皮膚和麻布間陰暗潮濕的空隙中。忙得不可開交的水螨和靈活的蠕蟲在水下覓食著,小魚圍著這具屍體,津津有味地享受著脫落的皮膚或周遭的食屍動物,而在附近的水域中,大魚則又虎視眈眈。

然而,這座島上水坑和水下所有生物,都聚集在這名男子穿胸而過的傷口,寬度約莫一指長。一把刀刺穿了身體,傷口呈水平方向,看來是為了避免刀子卡在肋骨之間。襯衣和身體一樣被劃破,布料上的血早就被河水沖刷掉。傷口上淡紅色的肌肉暴露出來,聽任動物搶食,要是老鼠、貂和狐狸聞到這個氣味,一定會先跑來大啖一番的。

早在這個人體小島上盤旋的一隻烏鴉,這時飛落下來,停在泥濘的額頭上,在浮腫的皮膚上。牠的爪子扯破皮膚,甲蟲爬開或飛離,青蛙跳回蘆葦叢間,魚隻躲到石頭下或深水處。然而,這隻鳥中意的是另一頓大餐,牠的喙掀掉了那男人鼻子上的眼鏡架,任其噗通落水沉沒,跟著便開始啄出眼眶中那冰冷的眼球。儘管牠每咬一口,便多疑地四處打量,牠的這頓大餐自始至終未受打擾。這名死者的嘴脣上仍可辨識出煤炭劃過的模糊線條,是道土耳其風格的鬍鬚。|( 羅伯特.洛珥 ︴土耳其人的詛咒|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