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端視覺 草圖


羅 馬假期的格鬥秀中,總有數以千計的殺戮上演。羅馬奴隸與格鬥士斯巴達 (Spartacus)叛變後,六千名被虐殺的奴隸有如燈柱從羅馬一路排到卡布阿(Capua,斯巴達倍訓練成格鬥者的地方)。基督教歐洲則以死刑取代羅 馬的競技。囚犯倍公開殺頭,他們被吊起,深體活生生被砍斷,腸子被拉出來、身體被肢解。他們在歡樂的民眾面前被斬首並受各式刁鑽折磨。砍下的頭被叉在矛 上,屍體被吊在絞架的鐵鍊上。群眾可以說是興奮之情甚於震驚。

恐怖經常伴隨著美。【里爾克】

一場公開死刑,可說是一件娛樂饗宴,某些較壯觀的場面裡,連學徒都可以請假觀看。

直 到1868年前,英國仍就舉行公開死刑。巴黎的停屍間則成為 " 觀光勝地 " ,裡面的屍體有如倫敦杜沙德夫人(Madame Tussaud)蠟像館的蠟像般陳列著。巴黎的停屍間,甚至在1865年還重建,並且增加裡面一些設施和功能,直到1920年代才停止對外開放。

人 們以正當名義為由,開始熱衷拷問。後來逐漸變成公開的觀賞形式,成為大伙爭相觀看的對象。變成一種公開表演後,執行者就像『 演員 』一般,不但要化妝,還要思考一舉一動所帶來的效果。最後,公開行刑這種『 把手腳切斷等酷刑,變成一種在大眾面前表演的娛樂 』因而被禁止。其實對象是誰都無所謂吧。人們只是想把潛藏在自己快樂下的罪惡感,抹去。

這一風潮曾經被尼采解釋為『 高度文化 』的表現,把這樣的行為、視為過度精神化的現象來看待。

▪ 解剖式特寫

人類對死亡的原始恐懼或許強烈而難以抗拒,特別是對非自然死亡、蓄意謀殺,或者 "死於自己之手" 的魂魄的畏懼。於是基於保護活人免於這些無法安息的鬼魂侵擾,而產生一整套繁複華麗的禁忌儀式。但是畏懼帶有報復意圖的鬼魂與畏懼死亡本身是不相同的。

這種將死亡視為不可言說、且近乎不自然的觀念,是二十世紀才有的 "發明" 。曾經是公開而單純的普通事件,如今變的私密、抽象、令人震驚,就和維多利亞時期被視為秘密而必須偷偷進行的 "性" 一樣。

一 個割喉自殺未遂的男人被判處絞刑。人們因他尋死而要吊死他。醫生提醒他們絞刑會讓那人喉嚨的傷口裂開,使他能夠透過這個洞呼吸,因此是不可能吊死他的。人 們不聽勸告仍將他吊起,他頸部的傷口立刻爆開,這個男人因此又活了過來。人們為此召集市議員商討如何解決這件事。最後議員們決定用繃帶將受傷的脖子綁緊, 直到他死去。

上面這段文字是1860年,尼可拉斯˙歐加列夫(Nicholas Ogarev)看了倫敦報紙上的新聞後,寫信給情婦瑪麗˙蘇沙蘭(Mary Sutherland)提到的事。這種野蠻事件竟是由兩個毫不相干的局外人所注意到,而報紙除了把整件事當作是場公開絞刑的 "意外" 事故來炒作新聞外,並不覺得是一件值得評論的事件。

也許,執行『 死刑 』的人,經常認為自己是神的幫手,並且對自己的工作抱著驕傲。

犧牲者則是對於『 將面對的痛苦和死 』得以解脫,而感謝天。兩者間的媒介,是看不見的神。現代則是被法律所取代。歐,或者可以說是人類自己認為的正義和公平。

威廉布克的案子,更是超過兩萬五千人圍觀目睹他的絞刑。按照當時的法律,這名布克的屍體在教學課堂中被解剖。由於課程的內容是人類腦部構造,軀體部分似乎不會慘遭切剖或重組,也許是應觀眾要求,次日解剖室對外開放,約三萬名義憤填膺的民眾湧入,發癡似地目不轉睛。

正義,終於得以伸張。也許,執行『 死刑 』的人,經常認為自己是神的幫手。











▪ 殘酷的微分

當然,達到驚恐的確有很多說法。不是只有凌虐破壞肉體就算異端殘酷時間累加︰長時間重複做同一種動作行為。物理違背︰一個扭曲導致暈眩的地板、甚至是遊樂園把人倒吊的刺激設備。這麼聽來,某些事情,我們的確時常在做,只是偶爾、被人們用了最狡獪的方式,企圖拉長『 觀看時間 』罷了。

各 種拷問與刑罰,不論最初對受刑者施加身體折磨的動機為何,如︰審判戰俘、復仇、宗教迫害或犧牲儀式、甚至是魔術表演或是科學上的任何解剖、麻醉效果、身體 承受極限的測試研究,都一再的改寫受刑者與觀賞者的忍受力、情緒、想像力的臨界值。同時,這些動機也反過來成為人們設計種種拷問的方式、刑具與機關的創意 來源。本質上極不理性刑求拷問,竟因此成為一種講究實證理性的科學成果展現。

早期的戰爭中,槍枝捉對廝殺場面,讓戰場看起來更像屠宰場。


而 或許我們這個時代的大屠殺規模更大,但經常是以 " 遠方遙控 " 的方式操弄著。與以往大舉攻擊的戰爭相較,似乎顯的抽象。 我們的祖先最多是在戰爭過後才讀到爭戰的事情,而我們則是實際看到戰爭結果。透過電視,家中螢幕播出的真實暴行,與製片廠裡為了娛樂性質演出的想像殺戮的 真實性相差無幾。 這些情況下不得不承認,『 殘忍 』 變的有如色情片,帶來立即的快感卻不真實。

8 個意見:

2/11/2007 2:20 上午 , Blogger 賴火旺 提到...

 
▪ 旁 觀

油膩而不甚美好的氣味,透過夏天該有的烈度蒸發來過。那一層層剝檢的態度是用來輕蔑的理由。她,搖晃顛簸著行走、汗臭伴隨柔軟振幅的餘韻,不是美味。這樣的女性時常讓男人不想品嘗。

我們『 讚美 』她的雙腳為象腿、擁戴她壯碩的身軀成為另一種更為難堪的動物。廟會裡供奉的那種。不時冷不防的給她一顆橘子,算是大伙最擅長的玩笑。

笑,其實是殘酷的。

女孩們的群聚時常是一層不輕易被打入的薄膜。在我了解、像是『 醜女 』『 廢物 』『 瘸子 』『 胖子 』,等這類『 差別語』,不僅會製造許多語言與觀念上受排擠的『 殘障者 』或是『 無能者 』之前,面對這麼個龐大的女孩、我用了一種現下普遍無能的關愛姿態,旁觀。

漠視,亦是一種極其暴力。

這裡的死刑也許還可以包含那些、不論在精神上或是肉體上,被我們用以人類尺標進行『 閹割 』的人。
 

 
2/11/2007 2:20 上午 , Blogger 賴火旺 提到...

 
關於旁觀,偶像劇 愛殺十七 有一些有趣的說法︰

童話裡那個放羊小孩
後來怎麼了 ? 
面對被惡狼咬死遍佈山坡的綿羊屍體
他心裡面到底想些什麼 ?
我相信他那時痛恨的
絕不是說謊的自己
也不是那些兇狠的狼群
而是那些自認安分守己
卻任憑他無助地目賭這場殘酷殺戮的村民們......
 

 
2/11/2007 2:21 上午 , Blogger 賴火旺 提到...

 
殘酷不需要血,它就在現實空氣中,存有一切腐蝕態狀。
 

 
8/13/2007 2:18 下午 , Blogger 賴火旺 提到...

 
十八世紀的新古典美學︰一面膜拜光滑潔白皮膚,一面對負面病理現象顯得異常敏感。
 

 
8/13/2007 2:27 下午 , Blogger 賴火旺 提到...

 
立體鏡の皮膚診視所︰|﹝ ×
 

 
2/24/2008 8:18 下午 , Anonymous 黑眼圈 提到...

那些很刻意的瘤,是後製嗎?
顏色這麼鮮豔。

我也有看過一張病變圖,很美潔白的表面,應是要很精細的,點上凸瘤,霹靂衝突。

 
2/26/2008 3:36 上午 , Blogger 賴火旺 提到...

 
黑眼圈︰|

還是老話一句︰這裡難得出現留言,讓我興奮了一下。你所指的是這篇上面的那些圖,還是「立體鏡の皮膚診視所」裡頭的那些?

如果以現在角度來說,那應該算是有後製。

但是如果以當時影像敘述性的暗房技巧態度( 局部上色、立體鏡左右眼分面處理,等等 )而言,我想大概不是這麼突顯衝突。因為早期多數文件存在並不是單純為了美學展現、而用一種冷靜攤開了的裸露目的 。

就好似在跟你說︰嘿! 這就是我( 這種病就長這樣 )。

記得在 Damien Hirst 等人將「標本」態度帶入美術館開始,不管是借自或批評科學理論、科技及想像,都有基礎上的轉換。

在這個終極標本(人類)隨時可以被切片的年代,講淺白是看待身體的態度從旁觀屏幕內探至體液流竄。

這些話題放在幾近佚失年代的載體上,似乎又更左右著意義。( 哈哈哈哈,講的太嚴肅了趕快收尾 )
 

 
4/09/2009 6:35 下午 , Blogger 賴火旺 提到...

 
ψ㆙|ψ㆚|ψ㆛|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