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 械 錯 誤

『人 們發明越來越多的虛構存在之餘,便把自己圍在文化大廈中。他們驚奇地發現,在這種牢籠 裡,自己並不感到全然舒服。當著這種零零碎碎的瑣事裡冒出一個意義和價值系統時,當著錯誤和誤解累積到能夠積少成多....那麼人類自身就囚禁於自認為必 不可少的東西裡,哪怕它是偶發的大雜燴。』( Stanislaw Lem ,完美的真空)

人 類對色覺 ( Color vision ) 的認識,主要來自人類所能看見的東西。科學家在紀錄其他各種不同物種的神經元活動上,已得到支持證據,但一直到一九七零年代初期才明白,許多脊椎動物 ( 主要是非哺乳動物 ) 可以看到人類看不到的光譜︰近紫外光 ( near ultraviolet )。







▪ 生物文件。

『人們打算做一件事,實際上卻做另一件;希望徹底懂得一個現象的機制,卻自己把它解釋錯了;求真得假,於是習俗形成了。人們對周圍世界成了虛假的分類,他們做出虛假的概括,然後導出『 絕對 』概念。對自己的物質構成,他們創造錯誤的表象,於是興起了美德和原罪的觀念。』( Stanislaw Lem )

紫外光視覺的發現源自昆蟲研究。一八八二年之前,英國人拉巴克爵士 ( sir john Lubbock lord Averbury ) 發現到,在紫外光的照射下,螞蟻會將蛹搬運到黑暗之處、或波長較長的光照之處。

之 後,從一九九零年代中期開始,奧地利博物學家 karl von frisch 及其學生陸續發現,蜜蜂與螞蟻不僅可以辨識紫外光,還會將天然光線中的紫外光、當作天體羅盤的一部份。許多昆蟲可以看到紫外光的這項發現,曾讓人們誤以 為,這部份的光譜是替昆蟲開了一條感官密道,而這是他們的掠食者所看不到的。

事實並非如此。過往三十五年研究指出,鳥類、蜥蜴、龜以及許多魚類的視網膜,都含有紫外光受器。

正如許多人從學校學到的,物體吸收了光線的某些波長,然後反射其餘波長,而我們所看到的物體顏色,則與它反射出來的波長有關。顏色並非光的性質,也不是將光反射回來的物體的性質。

顏色,其實是腦子產生出來的感覺。







▪ 文明效果。

『人的外貌是在進化中形成的 —所有的文化都賦予了必然性的名目;人們總以為,自己在形體上不是巧合,而是按照上帝的形象依樣塑造。』(Stanislaw Lem )

人類以及某幾種靈長類,藉由眼睛視網膜裡的三種錐細胞的互動,而能看到不同的顏色。每一種錐細胞所含的色素不同、分別偵測出不同波長範圍的光。這三種錐細胞最敏感的波長分別為560奈米、530奈米、424奈米。但也許兩種奈米波長能量不一的光子,卻會造成一樣的色素反應。因此錐細胞的興奮程度也會一樣。單一錐細胞並無法告訴腦子、自己吸收到的光子波長。想要分辨不同波長,人類必須比較、含有不同視色素的錐細胞,所傳遞來的訊息。



配色技術實驗證明,鳥類的色覺使用了所有四種錐細胞。人根本不可能知道鳥類看到的是什麼樣的顏色。

鳥 類不僅可以看到近紫外光,還看得到我們無法想像的顏色。先前一些鳥類學者無法分辨雌雄的鳥種,有九成以上,鳥兒本身是看得出雌雄的差異。兩種或兩種以上不 同的感光細胞,經由神經網絡的比較與整合,才能形成色彩感受。鳥類四種、鳳蝶五種。目前已知的動物中,海洋甲殼類動物,螳螂蝦(俗稱蝦蛄)擁有十六種不同 感光細胞。其中十二種,與色彩視覺相關。

我們,總以為人類的視覺系統是演化極致。

『人類的案子正在呈遞到更高級的法院,而必然性的銅牆鐵壁,直到目前為止還是不可違反的。現在這些『必然』倒塌了。文化今天仍然是一種價值觀,明天將成為另一種價值︰即使,時代錯誤。』(Stanislaw Lem )

7 個意見:

2/11/2007 2:29 上午 , Blogger 賴火旺 提到...

 
︰『光本身並無顏色,光的顏色來自人類視覺系統的主觀感受。』(牛頓)
 

 
2/11/2007 2:29 上午 , Blogger 賴火旺 提到...

 
脊椎動物的色覺仰賴網膜裡的錐細胞。目前知道鳥類、蜥蜴、龜以及許多魚類都有四種錐細胞,但大多數的哺乳動物則只有兩種。

哺乳動物祖先的四種錐細胞一應俱全。但演化過程中的某個階段,牠們大都成了夜行性動物,因此色覺不再是生存所必須,於是就喪失了兩種錐細胞。

某些舊世界的靈長祖先,包括人類祖先。他們從剩下的兩種錐細胞,透過突變而得到第三種錐細胞。(資料來源︰科學人雜誌)
 

 
2/11/2007 2:30 上午 , Blogger 賴火旺 提到...

 
這就有一個有趣的結論,意思是︰我們現在看到的這世界的顏色,有可能不是長成這樣子。所以人類的視覺顯色度並不是最準確的。

搞不好、樹不是綠色。

這讓我想起,我們不管做什麼作品、都屬於『視覺藝術』範疇。我們一生竟然執著在那個也許不是準則的視覺裡面。

有一次突然想到這個問題。現今我們的藝術幾乎都是圈繞在視覺藝術上頭 ( 不管分類是什麼,眼睛看的作品就是佔所有的部份 )。當然週遭倒是滿多人在玩聲音相關。

但、就不會有人特地在當代藝術上,去發展嗅覺藝術。( 香水當然不被 "特地" 算在藝術範疇 )。因為嗅覺無法準確被形容和架構、沒辦法形成一個準確的傳遞系統。

視覺就不一樣,因為看得到,通常就被認定是真的。比方說,你聞到一個味道,除非有相同經驗的人、才能說出相似的形容。但視覺不必要這樣。

就如剛剛我所說,我們一生執著在,那個也許不是準則的視覺裡面。

那如果有一天我做出一個人類看不到的作品,那還會被算是藝術品嗎?

我們的世界、是因為被我們定義,所以它才長那樣。所以人類一輩子無法想像十幾對色彩受器系統的感知的世界,長怎樣。

眼觀現下許多刻意扭曲現有形體的作品,把正常的自己、修化成不正常的照片(我自己也偏好那些款式)。在場很多人,都會說那是好作品。因為 "陌生視覺所造成的張力" 讓多數人震驚,那是一種生理性的震驚。

但同時我也在想,那是不是因為我們正常人的主觀感知?如果今天是一個原本就長那樣的人,他在現場看到那樣的照片、他的視覺感受又是什麼呢?會是張力嗎?有震撼嗎?

張不張力、效不效果似乎又只建立在,某部份人們自成一套的系統。只有在三種錐體的色彩受器、與兩隻眼睛的人身上,那些作品的效果,才成立。

我們所謂的藝術,竟然一直在服務『正常人』。而不是真的全然自以為高尚的在追求精神性。
 

 
2/27/2008 1:59 下午 , Blogger 賴火旺 提到...

 
坎佩倫騎士,您也只有一個肝,」宙斯說,喚來一隻老鷹來啄出他的肝。「您的機器人正如笛卡兒這類異端哲學家的水車磨坊,他們企圖愚弄世界,表示機器會是更好的人類,而人類不過只是一台有缺陷的機器,人類不過以為自己擁有靈魂。」﹝Der Schachautomat﹞
 

 
4/26/2009 11:59 下午 , Blogger 賴火旺 提到...

 
How Do they See ? 

 
12/10/2011 1:42 下午 , Blogger 建德 提到...

天空是什麼顏色的?
:我想是藍色的。
:他想是藍色的。
:但我不明白他的~或許是教科書的一行文字敘述。
:但他不明白我的~或許是DNA的意圖。
但曾懷疑的或不曾懷疑的
都只需要選擇
所信服的論調。

 
12/10/2011 1:45 下午 , Blogger 建德 提到...

天空是什麼顏色的?
:我想是藍色的。
:他想是藍色的。
:但我不明白他的~或許是教科書的一行文字敘述。
:但他不明白我的~或許是DNA的意圖。
但曾懷疑的或不曾懷疑的
都只需要選擇
所信服的論調。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