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  × 氣象

秦始皇推行了一項偉大的標準化政策︰明訂煉鑄錢幣的金屬比例、輪軸直徑的大小、道路的寬度;並且統一了全國度量衡、採用較簡易的文字、甚至惡名昭彰地焚燒異端書籍以控制人民思想。雖然其焚書一舉廣受譴責,後代的統治者卻也都強調單一的價值觀。

在﹝靈樞.骨度篇﹞裡,黃帝問到︰『 願聞眾人之度。人長七尺五寸者,其骨節之大小長短各幾何
﹝¿﹞ 』我們從這個提問中可以察覺出一種想以數字標準規範人類多樣性的政治統計學。

▪  內場

古中國並沒有其他相關於解剖的記載,且、在少數幾本列有解剖數據的典籍中,所收錄的數值均相同,這暗示了這些數值可能全然來自於王孫慶的那一次解剖。不過,那次的解剖顯然是一次深入的研究。這些測量數據我們不得不想像一段具有系統性而且極為費時的過程︰解剖者一一切除每個器官,依序排列,以測量儀加以測量,將一端的開口綁住,以穀物或水填滿器官,然後再將這些穀物或水倒出秤重、測量、計算。

古中國的解剖者並未看到古希臘解剖者極感興趣的神經與肌肉。相反的,他們專注於測量器官,而這是蓋侖及其前人所完全忽略的。







夫 大 塊 噫 氣 , 其 名 為 風 。 是 唯 無 作 , 作 則 萬 竅 怒 呺 。 而 獨 不 聞 之 翏 翏 乎 ? 山 林 之 畏 佳 , 大 木 而 圍 之 竅 穴 , 似 鼻 , 似 口 , 似 耳 , 似 笄 , 似 圈 , 似 臼 , 似 窪 者 , 似 污 者 。 激 者 、 謞 者 、 叱 者 、 吸 者 、 叫 者 、 譹 者 、 宎 者 , 咬 者 , 前 者 唱 於 而 隨 者 唱 喁 , 泠 風 則 小 和 , 飄 風 則 大 和 , 厲 風 濟 則 眾 竅 為 虛 。 ( 莊子.內篇.齊物論。)

▪  對流

在血管源頭的附近,有些柔軟而具有滲透性的組織包覆著心臟。這些組織雖然稱為『 耳朵 』(ears),但並不具有如同耳朵般的孔洞,也無法聆聽任何聲音。這些組織其實是自然用來捕捉空氣的工具 —我相信是一個獨具巧思的造物者的創造物,他發現心臟由於密度太高,會因無法透氣而失去吸力,於是如同鐵匠設計的火爐般、設置了風箱,使得心臟能夠控制其縮放
希波克拉底,論心臟 on the heart。 )

古代中國醫學從哲學角度來解釋疾病的形成︰和大宇宙一樣,小宇宙 -人,也受制於陰陽兩種對立的力量;一旦受到來自外部或內部因素的干擾,這兩種力量便會失去平衡,體內臟器也會隨之受損。

古中國人以及古希臘人都認為,吹拂身體的風與維繫生命內在的氣息相關。

關於『 氣 』的論述雖然興起於戰國時代,但更早之前有關風的想像才是其根源所在。到了漢代,『 風 』與『 氣 』仍然常可相代換。王充寫道︰『 夫風者,氣也。』希波克拉底的﹝論氣息﹞一文則做出區別,在體內稱為『 氣息 』( physa );在體外則稱為『 空氣 』( air );而空氣的流動則是『 風 』( anemos )。
這一切都表現出一個流動、幻化的世界裡的一種流動、幻化的存在體。

生物只是『 氣 』的暫時聚集,死亡則是此聚集之『 氣 』的再次潰散。







春 日 浮 , 如 魚 之 遊 在 波 ; 夏 日 在 膚 , 泛 泛 乎 萬 物 有 餘 ; 秋 日 下 膚, 蟄 蟲 將 去 ; 冬 日 在 骨 , 蟄蟲周密 。﹝ 素問 ﹞

隨著春天轉為夏天,並轉為秋天、再入冬天,不同的臟腑便跟著有盈虛的變化,而脈也有所浮沉。要了解身體,似乎就必須掌握季節變化。

在中國醫學的核心,有種緊張對立的關係。它一方面稱頌微觀宇宙和宏觀宇宙間的對應,另一方面又主張身體是獨立於氣體之外。雖然人類根源於世界,雖然天地間的氣與個人的靈魂有互動關係,但身體與週遭的世界卻是分立。皮膚和毛孔將人與風的變化無常,隔離開來並加以保護。皮膚是風、雨、寒冷首先侵襲的對象,毛孔則是它們侵入身體的通道。﹝靈樞.本藏篇﹞更廣博的指出,衛氣若有所調和,則分肉柔軟、皮膚柔順、『 腠理緻密 』( 毛孔緊密閉合 )。

古代醫生對於皮膚與毛孔的高度注意,提醒了我們氣的論述一度表達了空間與時間上的經驗。因此,氣的的理論就是時間的理論。不是一種幾何學式的、清楚的刻畫時間,不是一條無限延伸的時間直線,也不是反覆循環的圓圈,而是一種真正的存在,能夠在皮膚上感覺到的、能夠聞到、看到、聽到的具體變化。

4 個意見:

3/30/2007 6:02 下午 , Blogger 賴火旺 提到...

 
Kyushu Medical Books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30/2007 6:29 下午 , Blogger 賴火旺 提到...

 
在十八世紀的最後三十年,兩個研究員分別發現了氧氣,卻並未認識氧氣的特性。|

首先發現氧氣的人是德裔瑞典人 Karl Wilhelm scheele。由於出版商的疏忽,scheele發現氣體的報告遲至幾年後才得以發表,他也幾乎因此失去首位發現者的地位。|

因為英國化學家 Joseph Priestley 於一七七四年八月也發現同樣的氣體,並稱之為『 脱燃素的空氣 』( dephlogisticated air ),他是以密封燒杯加熱氧化汞時收集到這種氣體的。|

在這種『 新氣體的 』的影響下『 蠟燭燃燒得特別旺盛 』。|

此外,人們吸入這種後來被稱為氧氣的氣體後,胸口會有『 難以言喻的舒適感 』、因此他建議在吸入療法中也加入這種新的氣體。|
 

 
3/31/2007 4:39 上午 , Anonymous 23 提到...

提供下自身經驗。

去年末曾上過三個月課程有關『氣』課程,細項有 學科、病理、術科、心。推廣模式起初用人人有功練,但遭漠視白眼居多,現今拉至『氣學』位置供人學習。

而『氣學』與現今『中醫』還是多少有出入,好比治療方式。『氣』沿用古時概念一推二針三方劑,中醫現在則是 一針二炙三湯藥。順序是有歧異,而西學侵入性治療(開刀),對『氣』這門來說對身體是重大傷害(還有雷射手術,損元神),除非是迫切命危否則能避即避。

而古時中原醫學用哲學來解釋,也許解剖圍觀這術還未成風所以大多用推論(不過那時打工關係,也讀些解剖書籍),大多是後繼者缺乏實證依葫蘆畫瓢,假說誤讀曲解用其它文本形塑。

大宇宙對應小宇宙,據此門說 每個人生命能各來自某科星球,動能透過日常熱量咀嚼,而休憩是更替修繕生命能。『氣』、『風』、『汽體』對照未扎實細究所以我是不知。

妳可做個小實驗,體表受壓迫與手心手背交替對應(就合掌貌),呼吸有無歧異。

掰。

 
6/10/2007 9:31 下午 , Blogger 賴火旺 提到...

 
土肥慶蔵の医学関係資料︰|

× ﹞ ﹝ ×
× ﹞ ﹝ ×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