詐  術

我這一生是由我一直賴以為生的許多秘密組成。在這裡,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我會寫下這些秘密,這是唯一的版本。秘密是我工作的本質

我向觀眾顯示雙手空無一物的舉動,本身是這項協定的一個構成要素。這協定意味著大批的特殊條件。假使魔術師突然間變出一個花瓶,而沒有事先暗示觀眾這樣的無中生有是不可能的,就會看似毫無戲法可言。﹝ 克里斯多夫.裴斯特,奇術師 ﹞

▪  視覺欺瞞。

謊言包含在這些字眼裡,從開頭的第一句即是。這是主導其後發展卻又隱而不顯的原則,於是我在我的喉口種下一顆囊袋。它的大小足夠塞進軟球,那使我不因硬度刺激而感受痛苦、又可隨時在不被預期下,從口中吐出。這種驚奇很受女孩們歡迎,利用觀眾的慣常經驗來混淆他們的感覺意識

▪  默許協定。

我在舞台上,在刺眼的強光照射下,直接面對觀眾。『 看我的手,裡面沒藏任何東西。 』我舉起雙手,把手掌舉高給你們看,並把手指伸展開來,證明沒東西藏在內。現在我表演最後的戲法,從你們看到空無一物的手中,變出一束褪色的紙花。
﹝ 克里斯多夫.裴斯特,奇術師 ﹞

第二次我在眼球植入一種由鳥類視網膜提煉的液體,我開始聲稱自己可以看見人類視覺無法辨識的形。我的確是他們所要拆穿的那種江湖郎中,因為我無法與死者溝通︰但我的欺騙是無害的,而且我相信這對痛失親人的喪家甚至是有益的。





▪  國王新衣。

我深愛的茱莉亞說︰『 你總是說最容易受騙的,就是那些受過最好教育的人,聰明才智往往讓他們對魔術秘密的簡單,視而不見。』
﹝ 克里斯多夫.裴斯特,奇術師 ﹞

我的謊言不帶任何機巧,沒有物理結構性。它不需要電力也沒有能量可言。唯一可惜之處就是︰它會在我生命瓦解時一同消失。但絕對沒人可以複製或企圖延續它。第三次,我移植了帶有變溫染劑的皮膚,雙手一攤我像是正常人。為了融入這世界,我可以做任何事。

秘密是為了掩蓋更底層的秘密。

我從出生就為了一個秘密開始建構所有秘密。你問我是什麼
﹝¿﹞ 我不會說的。

出門的時候我從來不帶錢包,我可以隨時從身上任何地方幻變出金錢。那是一種博取歡樂氣氛的把戲,這讓我在公共場合看起來比平常更大方。這是社交。我的身上到底種下多少囊袋
﹝¿﹞ 我不會說的。絕對不會。

有些觀眾會因此受挫,聲稱厭惡被矇騙愚弄,有些則會宣稱發現了魔術的秘密,而大多數的快樂觀眾,會單純地視幻覺為理所當然,並且為娛樂而享受魔術樂趣。然而總是會有一兩個將秘密帶走,甚至因解不開其中奧秘而煩惱。





▪  交  易。

第四第五、這樣算起來也許已經是第十次。我將我的左腳拆下,換上殘爛惡臭的衣服,倚靠在離車站最近的轉角牆邊。路過的人們會不斷的給我零錢,但我從來不覺得自己在詐騙。在他們投遞愛心的同時,他們也從我這裡得到一點身為完人的美味。

黃昏之後我彎進一個隱匿的巷口,將之前準備好的左腳裝置回去。順便拆下右腳、換上和這隻左腳等同高度的比例。我來回踱步,為的是讓雙腳能夠更切合的卡進去。整理好符合身型的襯衫,我知道這樣的裝扮女孩們一定很喜歡。

我從出生就為了一個秘密開始建構所有秘密。你問我是什麼
﹝¿﹞ 我不會說的。絕對不會。魔術的神奇不在於機關上的秘密,而是表演的巧妙手法。


他的舉動會引起注意,對秘密洩漏造成威脅,所以為了保護這個秘密,他一輩子都拖著腳走路︰無論何時、在家裡或大街上、白天或夜晚,他從不以正常姿態行走,只因惟恐秘密被揭露。因此我後半輩子就象徵性地跛行,以保護少數人知道,甚至更少人在乎的秘密
﹝¿﹞ ﹝ 克里斯多夫.裴斯特,奇術師 ﹞

3 個意見:

8/17/2007 12:15 下午 , Blogger 賴火旺 提到...

 
欺 瞞︰|﹝ ×
 

 
2/24/2008 3:25 下午 , Blogger 賴火旺 提到...

 
迴 廊︰|﹝ ×
 

 
3/08/2008 7:08 下午 , Blogger 賴火旺 提到...

 
微 影︰|﹝ ×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