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  埋

沒有什麼事比活埋還可怕,其恐怖的程度足以激起人身心兩方面最為殘酷的痛苦。讓人無法忍受的肺腔壓迫‥‥潮濕泥土的窒人氣息‥‥那身壽衣的緊貼黏人‥‥狹窄棺木的無情束縛‥‥永遠的黑‥‥恍如大海淹沒一切的寂靜與死寂‥‥看不見腐蛆與感覺得到存在‥‥除此之外,又想到上面的空氣與草地‥‥我們毫無希望,唯有死亡一途。

愛倫坡,過早的埋葬 ﹞

▪ 假死。

他們先在患者的腹部切開一道裂口,發現主體組織新鮮,尚未腐敗,於是有人主張電擊。實驗一次次地進行著,效果與平常沒什麼兩樣,也沒什麼特別之處,只有一兩次例外,在屍體痙攣動作中出現了別於一般程度的復活現象。

有一位醫生,特別渴望試試他個人的一套理論,堅持將電池接上一條胸肌,於是在屍體上切出一個大傷口,匆忙接上一條通電電線;這時候,患者急促卻平靜的顫動了一下,就從手術檯上站立,走到地板中央,不安地環視四周,然後‥‥開口說話。至於他說什麼,聽不太清楚;但說出來的是人話;而且字字清楚。說完話後,他就重重摔倒在地。

十七世紀初,有幅廣為流傳的銅版畫,描述一位名叫瑞其姆特﹝Richmuth﹞的婦女從墳墓中復活的故事,引起極大的恐慌。據記載,這件陰森恐怖的事發生在公元一三五七年科隆公墓裡。這幅令人不寒而慄的版畫不斷重印,使人們驚恐萬分,擔心自己在假死狀態時便被活埋了。







▪ 不朽。

他的動作予人一種幾乎無法察覺的,與活人有異的感覺,但究竟是因為他的動作比較快,或比較慢,我實在說不出來。他的聲音又恢復了清晰和冷漠,但這次我注意到,在他聲音深處,有種隱隱約約的嘰嘎聲,好像製造聲音的機器已非常衰老、破舊。

他看著我,露出既驚訝又好笑的表情,可怕的臉變得有點扭曲。我第一次看到他的獠牙,萎縮的牙齦,使他笑起來活像一隻老狗。他說話的時候,我再次注意到他的聲音有種奇怪的清晰與森冷,還有那藏在深處的嘰嘎聲 —像響尾蛇,或冷泉流過石板的聲音。﹝ Elizabeth Kostova,HISTORIAN ﹞

對未死而被埋葬的驚恐與擔心有增無減,所以人們不得不一如既往地採取各種各樣荒謬的防範措施。譬如,人們製造了所謂的安全棺材︰在棺蓋上端裝上一扇窗戶以及一根長通氣管,『 這樣,墳墓裡的人 』如同其專利發明書上所言『 在可能復活的情況下,就不會經受窒息死亡的折磨。 』

▪ 苟活。

石板整個滑開後,我們同時低頭,看著裡面的一具人體︰緊閉的眼睛、發黃的皮膚,紅得不自然的嘴唇,輕淺無聲的呼吸。

我現在看出,他仍穿著我去找他談話那天晚上的那身衣服,將近一個月了;衣服撕裂,變的很髒,好像他出過車禍。領帶也不見了。他一側的脖子上有片血污,血痕嵌在皮膚上的紋路裡,還有一道腥紅的血跡流到骯髒的衣領上。他嘴唇鬆垮垮下垂,吐出的氣息很微弱,還有點浮腫,除了襯衫下的胸脯隨著呼吸一起一落,他完全不動彈。

於一七九二年在大公卡爾.奧古斯特﹝Carl August﹞統治時期的威瑪雅各布公墓建立了第一所停屍間。雇用的管理人員通過其服務室門上的玻璃看守一排排能穩定通風、保持適當溫度的停屍間內的屍體,直到他們開始『 腐爛 』為止。

旁邊的冷藏室裡存放有洗浴用水,提神飲品與其他補藥,以備在有復活跡象下使用。為了防止看護人員疏忽大意或怠惰不盡責,還設計了一個由線和小鍾構成的警報系統,綁在死者的手指和腳趾上。





我什麼也不記得,這段虛空持續了多長的時間,我到現在仍然不知道。我逐漸甦醒時,發現自己還活著,不禁很詫異。這就像動了大手術後甦醒,我清醒後立刻就覺得疼痛,我全身都非常衰弱,而且很難受,右腿、喉嚨、頭都在灼痛。

我的心智開始崩潰,我有這種感覺;再怎麼努力,我都無法建立時間的觀念。

10 個意見:

10/31/2007 5:38 上午 , Blogger 賴火旺 提到...

 
有些人死的太遲,有些人又死得太早。這道理聽來頗覺新奇︰『 死得其時 』。當然,生不逢時的人如何死得其時呢。莫若不要出生在世吧。但即便是最空洞的堅果,也想被砸開。

尼采,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

受分子生物學進展影響最鉅的領域之一是『 老人學 』,也就是研究老化的學問。未來,生物科技可能提供我們以『 生命期 』交換『 生命品質 』。若我們能接受,社會影響必然極為明顯,但要評估利弊卻是大為不易︰心理能力細微變化,例如︰暫時失憶或信念逐漸僵化。

人類史上未曾有過以六、七十歲以上為中間年齡的社會。雜誌封面人物的平均年齡大約是二十幾歲,絕大多數賣相佳、身體極為健康。這些封面人物反映的是昔日大多數社會整體的實際中間年齡層。

對許多人而言,把退休視為長久辛勤工作與奮鬥後暫時得閒暇時,它是應得的獎勵;若是退休期延長到二十或三十年,又沒有明確的了結時刻,它可能就毫無意義。以後的人也許不會把死亡看作是人生自然且不可避免的一擇,不是應該以尊嚴或高貴人性去面對的事。

人與死亡的關係也許會改變。

不死就算了,現在還要不老。但是,不老又不死那就不會有淘汰、不淘汰人們就不會懼怕失去和懂得原諒。一旦人們的生命可能無限延伸時,是否還願意為別人犧牲,或寬恕『 犧牲別人 』的行為呢。他們會不顧一切守著生物科技提供的生命,還是無法忍受這綿綿無絕期的空虛生命。
 

 
10/31/2007 5:47 上午 , Blogger 賴火旺 提到...

 
I've Crossed Oceans Of time To Find You︰|

× ﹞ ﹝ ×
× ﹞ ﹝ ×
 

 
11/01/2007 7:58 上午 , Anonymous 黑眼圈 提到...

這些傷口,像失序的花園,
疾病們很熱烈的在裡面生長著...
繁盛得有點壯美感...
通常 毀滅 都會有一種不可思議的 花樣
就像爆炸 看起來像櫻花樹

 
11/01/2007 1:10 下午 , Blogger 賴火旺 提到...

 
黑眼圈︰|

這裡難得出現留言,讓我高興了一下。你的比喻很美、很有趣,我覺得腐爛這件事真的有種溶解的壯觀。

講到花園,昨天和朋友聊到、有次在路邊看到可能被垃圾車遺落的衛生棉上頭,長出了一堆菇類 複雜的像是個小的花園。只是後來想到它可能是藉由某個女人乾漬的血液養成,美夢就瓦解。

皮膚病變紀錄在某段時間很熱門,可參考異端視覺草圖裡面的許多連結﹝,雖和本篇書寫內容無關﹞。
 

 
11/07/2007 12:25 下午 , Anonymous 匿名 提到...

我想認識你!

 
11/07/2007 6:08 下午 , Blogger 賴火旺 提到...

 
匿名︰|痾.....隱藏姓名不是交友之道,請問你是﹝¿﹞
 

 
12/15/2007 9:29 下午 , Blogger Ling 提到...

413
我覺得Wellcome Collection
一定是你會很愛的後花園,
這裡有超多妳愛的病變圖,
或是 人形 義肢
每次來這裡就覺得這會是妳喜歡的地方。

參加他們的會員,還能帶妳去看手術現場。

很怪的地方,但我很愛。

 
12/19/2007 1:16 上午 , Blogger 賴火旺 提到...

 
Ling︰|

這個好棒︰「參加他們的會員,還能帶妳去看手術現場」、當初就是想上解剖課進不去,才會想試看看考法醫這件事﹝果然不是那塊料﹞。
 

 
2/03/2010 5:47 下午 , Blogger 賴火旺 提到...

 
棺材警報器:活埋適用(含專利)。
 

 
11/30/2016 4:00 下午 , Anonymous 匿名 提到...

你好

 

張貼留言

訂閱 張貼留言 [Atom]

<< 首頁